TAK NAK! 或是 NAK TAK?

smoke_sg.gif

看到邻国对降低烟民的禁烟行动,我看到了大马值得学习的榜样:为什么我们在大谈全民健康之余,却不能好象新加坡禁烟活动那样有效。不看多,只看它们的烟盒就够了。邻国的烟已经去到了新币1220元一盒不等,还印有因吸烟而内脏受损的恐怖图案,大马禁烟真的该下些功夫。

我记得一位马来同胞跟我说,政府的TAK NAK!(不要吸烟)活动只是三分钟热度。最后还是回到原来的样貌:NAK TAK?(要不要吸烟)反而让人闹了一阵笑话。

TAK NAK!或NAK TAK?我看只是一线之差。是国人戒烟的决心不一,还是政府已经对日益渐多烟民死心,我看不需向邻国请教吧?!

Advertisements

aiFM 塔罗名人访:郭美君当下最美

郭美君,她变了。她变漂亮了。她看开了许多。她通过塔罗看到了她过去的三段爱情,包括现在正向她求了几次婚的情郎,可是她还是坚持说:再看看吧!

看到她渐强的女强人气质,拿到她的名片时,才知道她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制作公司。我曾经在戏院看到她为自己有参与马来电影Potret Mistik做宣传,她饰演一个对风水迷信的“八卦”角色,蛮讨好的。总算在本地市场有人认识的华人艺人吧!还记得那时候进戏院看这套戏的华人好象只有我一个,散场时我看到她在门口向所有捧场的观众握手,我连忙的非要她知道有我这样的华人观众捧场,就过去赞了她一句:演的很好,加油!她也愣住了。

加油美君!也谢谢你成为了我塔罗节目的嘉宾。感激!


Sudoko 这样的玩意儿

最近一直看到这个东西,已经不想理会一阵子了。可是今天一看到报纸又有这样的东西,好玩的动了笔起来。这个东西是这样的:


真的是一个很考脑筋且又很头痛的东西。玩法非常简单,每一行,不管纵横,分别把1-9的数字填下去,不能重复。又,在每个3X3的格子内,又要填进1-9不能重复的数字,数中有数,解中有解。原来这种游戏就是日本盛传的“数独”。

听说这个东东已经风靡全球。只是单单在美国的各大报章,西方人传统的拼字游戏版权足以让报馆横扫百万美金一年的盈利。现在“数独”的旋风从日本兴起,预计将会比拼字游戏的利润更为惊讶。一位在香港退休的法官Wayne Gould,也设计了这样的电脑游戏软件。如果“数独”的旋风不减,他也坦诚说:今年只是从这里赚取的电脑专利版权费,一百万不是问题。

你不理会的东西,可能暂时对你而言不关你的事,但是当它出名的不明不白的时候,你要知道它时可能变成井底蛙了。

是的,以上的“数独”,我现在还在解着。。。


爱•关麦•有障碍

电台叩应节目近年来备受听众喜爱,在“爱•开麦•无障碍”启播之前,已经关闭的“哗!FM”制作的叩应节目“哗!下班红绿灯”也广受听众欢迎,最后也遭到停播。

我记得988电台也有制作时事叩应节目--“公鸡饭碗”,这个节目每逢周一至周五清晨六时至上午十时播送,不过,允许听众叩应的时间只有一小时(8时40分至9时40分),其余三小时则用做分享新闻。

如今,国营中文电台“爱FM”的叩应节目“爱•开麦•无障碍”上周五因谈论雪州华小“缩班”课题,周六便遭新闻部勒令腰斩;“爱•开麦•无障碍”在6 月26日就停止听众拨电话讨论及与评论人连线环节,也没有讨论时事课题,而从7月3日开始,该节目将以新的内容和形式出现,变成改了名的“爱辩主义”。

“爱•开麦•无障碍”启迪民智、大开公民议政之风值得赞许。我记得该节目曾办民调,收集民众对华小数理英化课题的意见,而节目被腰斩前也曾讨论华小缩班课题,这起事件必定令华社与华教界心痛,大有“没有新闻自由,就没有华教运动”之感。

阿都拉上任后,最得民心的事便是宣誓听人民说真话、痛斥官僚滥权腐败,然而遗憾的是,至今政府至今没有落实任何具体改革政策,环消息反而接踵而来,警察改革计划停滞不前,朋党经济腐败依旧,更重要的是压制媒体事件连连:《中国报》被打压、评论人被封杀、《东方日报》出版准证被拖延;警方滥权丑闻事件、反对汽油高涨、反对英文教数理、武來岸反焚化爐运动、白小等新闻遭封杀。

经常被爱FM邀请做节目嘉宾的我,其实相当明白主持人的心情。彪民与李璘,都是我分别在一些比赛与好朋友的签唱会与上节目时都认识过了。他们每天天还未亮就读了一大堆报纸,还要立即设定针对性的探讨问题,相当辛苦。我跟他说:还可以把它(节目)做得最好的时候就坚持下去。这是你们的福分,也是我们身为听众的福气。福气是有时限的。彪民回我:其中有很多艰难门外人不知。啊,不知你可以上节目做我们的分享嘉宾吗?

我上节目当然无任欢迎。可是我想:上这个节目需要积聚很多福德,不知我够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