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儿逻辑学(三):爱、性爱与爱做性爱

maturesmall爱、性爱与“爱做性爱”常常被混淆。也因为这样所以造就了很多逻辑谬误。

爱是一种情操的表现,性爱是一种性行为,“爱做性爱”是一种性活动。三者不能混为一谈。其实这样解释大家似乎都毫无异议,但是套在某一种课题上,没有经过逻辑分析,确实很难分出其别。

逻辑发言,就是逻辑形式上正确发言与内容上符合事实发言的结合体。但是很多人却喜欢套用“凡A有B,B有C,所以A = C”的说话形式,虽然逻辑形式上正确,但不符合事实正确发言,也不能称之为“逻辑性发言”;所以我们看到有心人玩弄起这个“三段论”的逻辑游戏来了。

于是我们听到有人说:“因为爱有性爱,性爱有性趣,那所有爱人都是好做爱的。” 这一种表面看上去似乎很正确(因为符合逻辑形式),但是内容脱离事实,所以“提供了机会”让有心人挑起了这种“跳跃式逻辑”的游戏。他们正利用了“三段理论”的挂钩关系,把前者等同后者的形式,企图划为生活事实,这是众人第一眼所不容易找出的漏洞。

看看以下逻辑架构:

凡A有B,
B有C,
所以A = C

在内容上,A本来就不等于C;再者,因为当中有B,而另A变成了C更加莫名其妙了。所以即使逻辑形式上正确,内容曲折,也不能归纳为“正确发言”。

有人说:因为同志有性爱,性爱有肛交,则同志等同于好肛交的人;这句话把它汇相同的逻辑形式,到底是不是正确发言,大可一目了然了。

凡同志都有性爱,(凡A是B)
凡性爱都有肛交,(凡B是C)
所以同志好肛交。(所以A是C)

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凡A是B,凡B是C,所以A就是C的逻辑形式,但是内容事实存有混淆所以整个言论不能作准。再者,我的酷儿逻辑学(二)有谈到,在这每一段的前提,即“凡A是B”与“凡B是C”的成立也是不必然的,所以“结论C”必定受到质疑,提出这个结论的人就要有心理准备被推翻了。看看以下:

凡同志都有性爱,(凡A是B)     —>  必然吗?又,非同志没有性爱吗?
凡性爱都有肛交,(凡B是C)      —>  必然吗?又,肛交属于性爱吗?
所以同志好肛交。(所以A是C) —>  必然吗?你怎知道?:P

前提不必然,为什么结论的成立是肯定的?为什么还是有人利用这点胡说八道?“三段论”的逻辑把戏,你看到了吧?

总括来说,逻辑性发言就是逻辑形式上与内容事实上正确发言,所以不管秉承着逻辑形式还是事实上,“同性性行为”与“同性恋”本应分开两概念谈。

欧阳文风的解释就建立在相关的逻辑与内容上:“有人在某一空间(如监狱)因沒有異性的性安撫,而从事同性性活动,不等於就是同志。同性恋不只是性需求,亦是一种对同性心灵与情感的需要。性行為是可以改变的,但性取向可以被改变,似乎没有此说法。所以有人指出,有宗教团体畅谈改造同志,也不过是令同志压抑自己的行为,而非改造其性取向。” 这一些解释并不是一个人玩弄知识或狡辩。他只是在逻辑形式上与内容事实上正确发言罢了。

重点:“逻辑性发言”与“逻辑形式正确”并非完全一致。合逻辑发言,意味着现实生活中的逻辑性发言。不符合事实,即使逻辑形式正确,也不能说是合逻辑发言。所以我们要掌握逻辑学,以免掉入“撇开事实,只玩弄逻辑形式”的说话归谬。

Advertisements

酷儿逻辑学(二):欧阳文风鼓吹肛交之爽?

maturesmall欧阳文风还没有回马(注意:不是来马,他本来就是马来西亚人)交流,在自由媒体论坛已经看到极不文雅、口不留情且没有逻辑可言的对话。

排除与情绪有关的活说,有种的且看这些网友怎么说:

网友1:插肛人可以来(来马搞讲座),为何璩美风当年不能来?两者差别在那里?
网友2:同性恋违反常规的插肛性行为,大马是合法的吗?欧阳文风为何鼓吹?
网友3:欧阳文风的讲题:“同”言无忌~一名男同性恋的告白,下次会不会有一名强奸犯的告白、一名偷窥狂的告白、一名恋童症的告白。。。?
网友4:一名男同性恋告白什么?插肛之爽吗?

这些回应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即他们都有了一个共同的隐藏前提,而且他们都认为这个隐藏前提是百分正确的,因而以为推论也正确,所以最后拼命往自以为是的结论里抛。

重点是:为什么有人企图把当事人等同于“插肛的人”?同性恋等同于“违反常规”?这些推论必然吗?如果不必然,则整个说话架构也必不然。这就是讲话只讲结论,没有包含正确前提的典型谬例。

不能只讲结论,一定要包含必然前提,是发言的首要原则。我们都是有脑的人,当然不会允许站不住脚的结论无限量扩大而继续“妖言惑众”。这是最基础的逻辑。即使不懂逻辑,稍微有质疑精神的人都会对这些莫名其妙的前提与结论感到怀疑。

说话的逻辑何不简单。如果相关的对话逻辑没有告诉我们A,但是B却莫名其妙的成立了,世人一定冲着结论展开很多疑问。不必然的前提,能成立必然的结论吗?但是,偏偏,有心人却让它莫名其妙的成立了。

有鉴于此,为了求证,相关的驳论出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好肛交?”、“不是同志不能探讨这类课题吗?”、“什么叫做常规?常规哪里来?”。

或者比较不留情的则会问:

“你被我x过吗?不然怎知我插肛?”
“当政府在探讨同性恋应不应合法化,是不是整个政府都是同志才能探讨?”
“违反常规就是不合法,那口交呢?口交合法吗?违反常规不是吗?”
“肛交只是同性恋者的事吗?”
“男女性行为最合法了,探讨性行为教育是不是鼓吹性泛滥?”

这以上的一系列挑战前提与结论的问题都是有道理的。倘若回应者论证不到其必然性,那就意味着这些推论本来就推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样便与诬赖、无理取闹没有分别,也就是逻辑学所说的”不合乎逻辑发言”。

逻辑是说话的圣经。所以当事人必须对课题深入研究、胸有成竹,方能“应付得当”。相同的,对方也应该做好功课。但是有人却因为经不起逻辑这一关,正当论证不到的时候还硬着脸皮,说什么对方有备而来、对手的口才太强等。其实,有备而来有错吗?说口才强不如说逻辑架构上与内容事实上已正确发言;难道不准备、不研究、不思考而乱吠,推论就出来了吗?逻辑人绝不干这种丢脸的事。

就例如当我们说:“我要吃东西”,那隐藏的前提是什么?最基本的理由前提就是~“我饿了”。但是就是还有很多人以为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因而推论了很多自以为是的结论,如:“你可能不饿”、“你装饿”、“你饱了还要吃”等,所以谬误连篇的问题出现了:

1. 你不饿,你为什么来?
2. 你不饿都可以来,为什么乞丐不能来?两者差别在那里?
3. 我不喜欢你不饿也来讨吃,这是合理的吗?为什么你鼓吹乞丐文化?
4. 一个乞丐告白什么?讨吃的快活吗?

重点是:你怎么知道我不饿?乞丐非要等同于“饿而讨吃的人”不行吗?如果不确定,为什么还“以此类推”?这就是自以为是的结论的例子。从以上的逻辑看来~“你不饿”的结论是谁推论出来的?这段逻辑有告诉我们这点吗?所以,“自以为是”的逻辑不能成立,这是自创逻辑,也可以说是特套逻辑。

隐藏前提不正确,不代表我们可以把胡乱的猜测变成结论,这有偷天换日之嫌。这种也就是俗说的:搬弄是非人的表现。

看到了吗?同样的逻辑形式,却可以让有心人推论且成立了各种不同的结论。你听到说:“有人来分享同志课题,鼓吹插肛之爽!” 。看了本文,你还认为此结论正确吗?

你觉得有人说话狗屁不通。曾几何时,我们也这么不知不觉的认同了这些狗屁不通的话说呢?

重点:不能只讲结论,一定要包含必然前提,是逻辑发言的首要原则。


酷儿逻辑学(一):思想野蛮4症状

欧阳文风8月来到新马两地进行讲座交流,期待的人无形是个喜讯,不欢迎他的人以臭骂回对,现在更去到了不客气的沟通地步,不逻辑的理论更是鸡犬不宁的口沫横飞。

文风是一位对同志课题甚有研究的社会学思维家,有人用“插肛的人来了”的字眼称呼他的到来,本人认为真的很没有教养。

这显然告诉我们,针对同志课题,世人还是首先以什么“插肛不插肛”的狗眼看待这课题,这是思想迈向野蛮的第一症状。当一对男女在一起,我们首先是不会以“插不插哪里”作为联想,但是男男在一起就偏要以这种“插肛判断”作为前提,不管站在什么角度都似乎有欠公平。严格说来这些人根本分不清楚~爱、性爱与“爱做性爱”的不同概念。我建议先把这个念头抛开来对待这篇文章。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

第二,我认为大家都在进行着学术交流。先看沟通与逻辑层次,再看你的个人判断。如果你先用个人判断来进行沟通,那就是你站在“只有你”的角度发言,这样与野蛮没有差别,是思想野蛮的第二症状。当然,如果这个时候你怀疑我为什么会极力为同志说话,而把我等同于同志的话,这个是思想野蛮的第三症状。探讨娼妓的人不代表你就是妓女。不要告诉我这一切症状,你全都中了。

从同志课题看逻辑说话是最多实例的,因为围绕在社会价值与判断的命题上,例如:安乐死、娼妓、死刑、堕胎等课题,人类的思维往往建立在心中的一把尺,这把尺多长多短,各个不一,所以当争论开始,很多犹真似假的对话随手可得。以逻辑学来判断一个课题延伸出来的声音到底野不野蛮,是最直接的论证。这个又与合法不合法无关。如果你那么有兴趣以合法不合法来断定事情的对错,那更愚昧了,这是思想野蛮的第四症状。不要忘记娼妓、堕胎、安乐死等在很多国家也合法了,这些国家不是没有脑的。没有脑的是不去研究,又要急着发表的人。

配合文风来马,本着沟通逻辑研究的基础上,我决定展开这次对话之旅的追击,把发生在这次的说话模式记载下来,看看到底我们是不是真的脑袋清醒,逻辑正确。这样拿来作为逻辑说话的教材,我想是头一次,也是很珍贵的一次。

考虑到下来的内容发表会带来不安,本人不得不把下来的文章设置密码。进入阅读者视为愿意对全文自我负责。

8月的追击很有种有种的,欢迎前来跟进留言交流!


公然露T底:违法了吗?

brief1a.jpg在图书馆这样显露T底裤,你看到觉得怎样?违法了吗?这是最近在新洲发生的一则新闻。有一女拍了这张照片带上了警局,愤怒的说要告这名男子。法律界人士有者说违法,有者说没有触犯法令。我以我在大学读过的基础法律课程,本身认为没有违法,因为他没有直接的触犯法令条文;如果有,那他还只能是往法律条文的边缘靠一靠,不死。可是私人认为,违反了我们的视觉效果,甚至恶心!有种!我有几点这么认为:

1. 身为男士,这样的穿法不至于全身麻痹而感觉不到自己已显露了内裤。
2. 就这个坐姿的角度而言,明显的存有强烈的显露动机。
3. 不要忘记这个是图书馆。公众地点应当负责,不然大可以赤裸不穿。

我当然知道以上还有争论,例如怎样的坐姿证明是有意显露的动机?或是当事人可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等问题。但,我的立场很简单。只要在不适当的场合做不适当的事,就要受到检讨,严重的要受到教训。到了社会,责任这回事不只是在家你和我这么简单。外面有很多人的眼睛也在看着。但是就是不能直接引用法律证明这是不是违法。用到了法律,何止恶心这么简单?

我一个朋友还说,人家这么穿,可没叫你去看!那是你的问题!我觉得这种说法好像世界不需要厕所那样,管你来大的小的甚至赤裸,当众怎样恶心,那是因为我们眼睛爱多管闲事的缘故?!简直侮辱了妈妈给你眼睛的功能。要看也不至于当众跟你分享嘛!回家自己看个够不是更好?

既然标准不一,就要问问大家的心中的一把尺。就这样一眼瞄下去,你的第一感觉是什么。然后你认为违法了吗?

记得分享。


世俗回教国?阿弥陀佛!

我们每逢大选一定听到执政的说,反对党的目标就是要把大马建立成为一个回教国,这是最终,也是唯一的目标。一旦所谓的回教国成立以后,我们就会好像某某国家那样,实行什么断肢法、什么强奸也要有人在场作证才能告案、什么再也不能吃猪肉等的推论极端,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

如今,马来西亚要庆祝50岁生日,大选的来临也近在咫尺,今天副首相突然说:我国不是世俗国,本来就是回教国!我就奇怪了,怎么突然间往反对党的目标靠一靠?莫非这是一直以来执政的背后动向?如果不是,为何有此论说?还是要支持的时候就变成”不完全是回教国”,不需支持是就”原本是回教国”了?

站在政治的角度,这样糊涂的论说,反而让下一届反对党的最终目标更理所当然。因为我们可能会听到这样的论调:原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到底有没有脑啊?

世俗即无神。回教国就是以回教教义作为治国之本的国家。我以前读法律时就明明知道我国是取之English Law为法律蓝本的国家,而不是回教法。小学的时候明明就读到说我国的国教是回教,还是要尊重其他种族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这些不正是我们一直以来所耳熟能详的历史吗?曾几何时,我们原来是。。。

我真替这位uncle可怜!一个活到50岁的uncle,尽然突然杀出自己的身份,又忘了自己的身世,还要亲戚朋友稽查家集获证明后,最后还叫人收声,真的非常有种!这种倚老卖老的uncle,就是我们平常见到的死不认帐,因为自己的年长而得逞,怎样说都是你错的那种人。这也是我们看到也很想盖他一巴掌的人!

到底马来西亚是世俗国,还是回教国?这还用说?!看看巴基斯坦、伊朗与马来西亚比较,答案应该是一面倒。想的简单一点,如果一个不成争论的事实,怎么引起社会,甚至学者的公然论证?追根究底,为什么当初会有此说?说了之后还叫人收声?好像什么都是这个uncle讲完似的。还不止,如果你要继续讲,这个unlce最后就会叫他那个治理家庭内安的妈妈出马。这个妈妈就厉害了,她有一张免死牌,只要她好像包公那样”喝!”一声,手中的令牌一掷,我们立刻收声!收档!有种!现在还要向乱讲话的部落客宣战。要命!

为了圆整个场,有人竟然玩弄起逻辑游戏来,以为把两者概念放在一起就皆大欢喜:其实啊。。。我们是”世俗回教国”!妈的谁知道引起更多的声音。”世俗”与”回教”不正是反义吗?凡夫看清红尘世俗,这正是佛陀子弟无神的本尊说。世俗与神论本是相对。世俗宗教国?阿弥陀佛!

不要告诉我这个uncle一直是肉食动物,原来自己是个出家人!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有种!真的有种

相关资料 > 法律角度看回教国课题 > 何谓世俗? > 异口同声非回教国 > 政府又恫言对付部落客


我们的学校体罚怎么了?

punish.jpg

我们的学校体罚越来越有创意了。

前阵子我们有位纪律老师惩罚留长发的学生,满意的收5块钱,不满意的收2块。后来我们有22位男女学生因为没有交公民课业轮流被校长掌掴。今天我们有一舍监因为不满宿舍女生再次把卫生棉丢进马桶,没人承认而把200名的女生浸在食堂和廚房污水都流进的学校池塘里。揭发人指出,该池塘边的沟渠也积满肮脏的油脂块状。

其实创意体罚不是这个年代的新名词,也不是老师“变态”的代名词。就我中学的时候,老师的体罚创意已经发挥到淋漓尽致了。只是我们都很有种,被老师罚了也罢,说出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说给父母听,他妈的只会换来该死一句。看你还敢不敢?!找死!

我在中学的时候,因为同学趁老师没到而模仿玩骑摩托车在班上恶作剧,最后全班被纪律主任罚到篮球场“骑摩托车”飚来飚去,顿时引来全校瞩目。那时又因为香港的僵尸影片盛行,因为在班上胡闹,所以全班同学被老师叫到走廊排队,学僵尸从这里跳到走廊的尽头,正在上课的每一班学生突然看到教室外一整排跳着的“僵尸”,他妈的还嘲笑我们直到丢脸死了。还有,我们的同学也被罚过面向墙壁角落大声唱国歌;还要越来越高音。。。现在的创意体罚,应该比这些不相上下。

可是我们都没有刻意说出来让父母知道,反而现在的父母为孩子说了出来,而且还给了孩子“免死金牌”。我们那时候还把这些体罚拿来开玩笑,都是自己太坏蛋所致。现在的父母觉得这些体罚太没有人性,抹煞了学生的心智发展。我还正想我们的心智是不是早已经“残废”了?

我当然不反对学生犯错应该受到惩罚,但是也希望不是因为体罚的乏味,而把教学创意放到体罚上表现。现代的学生抗压性低,因为创意体罚而遭到教育部插手,最终可能赔上了一生的事业饭碗,这种纵观“只是惩罚的方式不恰当,但是用意没有错”的说法,即使没有错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赔了?不值!

想尽办法用不同的方式体罚学生,是老师用心良苦,还是一时的乐在其中?老师,您是不是太累了?

现在的老师不易当。老师,还是把创意从体罚这一块拿出来吧!不然?唉!

你遇过怎样的“创意体罚”?不妨留言分享。


Candle of hope

I am going to share with you an uplifting story about we should not let our flame of hope go out of our life. With hope, we can live in faith, love and peace.

What touches me is that, this is the first story I got from my dad, who is working oversea, via email today. I still remember the last sms I sent to him. It was a message with a deep thought, but hitting on a time 30 years later, it didn’t sound so good for our family, especially when I am the one who post that question. That was the time I know we have been trying very hard to achieve family happiness. With this story he sent to me, I know the answer is near, at least we give it a thought. It’s never too late, really.

How I wish my mom can understand this story too. I really hope she can join us to be part of the candle-of-hope family.

This is the story of Candle of hope. Enjoy! 

candl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