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断背山

maximo.jpg

今天在新加坡看了一部菲律宾2005年的作品,宣传低调,以为无人知晓,不料却场场爆满。后来才发现其大海报印有国际影评既然以“你可以忘了断背山”的论调来形容这部作品,果然有种!我看这又是另一部大马人没有眼福的作品了。

亚洲电影最近纷纷在国际影坛发光发热,就以我国的SEPET、GUBRA、MUKHSIN也跨国获奖深受好评。真的不得不说亚洲的文化绽放已远远比西方还要丰富的多。亚洲人现在正打造着“豁出去”的声音令牌,尤其东南亚作品充分的刺激了映画艺术的题材。就这部名为The Blossoming of Maximo Oliveros“蜜诗成熟时”(又名花样少年、马希莫欧立卫洛的盛放)的作品,真的叫人笑中带泪。

撇开同志课题不谈,一个生长在窃贼家庭的十二岁男孩马希莫爱上正气凛然的警察先生,探索在脏乱不堪,蛇鼠横行的马尼拉贫民区中的人性,对比这份少年初恋的纯真,已经把爱情这个东西形容的很彻底了。爱,再次在菲律宾导演索里托的首部剧情长片中,就与YASMIN镜头低下所诠释的爱情观那样,本来就是纯纯的。是看的人心机太重。

经已两年的作品,虽然不比当年大马SEPET在新洲的魅力,但总算给国际影迷交出了充满诚意的第一次。当初的SEPET,在大马国家电检局的手术室挨了7刀,但是在新洲却完整上映,真的不知道我们的脑袋想什么的。好的戏,究竟让国家尺度的刀扎挡得了多少的艺术盛放?有种的话,忘了断背山坦然地去赴一场生活声色影画的思潮!这难道只是西方人才懂得的道理?为什么偏要等到别人颁奖给我们后方知道它的可贵?答案还是留给大家去看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