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儿逻辑学(一):思想野蛮4症状

欧阳文风8月来到新马两地进行讲座交流,期待的人无形是个喜讯,不欢迎他的人以臭骂回对,现在更去到了不客气的沟通地步,不逻辑的理论更是鸡犬不宁的口沫横飞。

文风是一位对同志课题甚有研究的社会学思维家,有人用“插肛的人来了”的字眼称呼他的到来,本人认为真的很没有教养。

这显然告诉我们,针对同志课题,世人还是首先以什么“插肛不插肛”的狗眼看待这课题,这是思想迈向野蛮的第一症状。当一对男女在一起,我们首先是不会以“插不插哪里”作为联想,但是男男在一起就偏要以这种“插肛判断”作为前提,不管站在什么角度都似乎有欠公平。严格说来这些人根本分不清楚~爱、性爱与“爱做性爱”的不同概念。我建议先把这个念头抛开来对待这篇文章。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

第二,我认为大家都在进行着学术交流。先看沟通与逻辑层次,再看你的个人判断。如果你先用个人判断来进行沟通,那就是你站在“只有你”的角度发言,这样与野蛮没有差别,是思想野蛮的第二症状。当然,如果这个时候你怀疑我为什么会极力为同志说话,而把我等同于同志的话,这个是思想野蛮的第三症状。探讨娼妓的人不代表你就是妓女。不要告诉我这一切症状,你全都中了。

从同志课题看逻辑说话是最多实例的,因为围绕在社会价值与判断的命题上,例如:安乐死、娼妓、死刑、堕胎等课题,人类的思维往往建立在心中的一把尺,这把尺多长多短,各个不一,所以当争论开始,很多犹真似假的对话随手可得。以逻辑学来判断一个课题延伸出来的声音到底野不野蛮,是最直接的论证。这个又与合法不合法无关。如果你那么有兴趣以合法不合法来断定事情的对错,那更愚昧了,这是思想野蛮的第四症状。不要忘记娼妓、堕胎、安乐死等在很多国家也合法了,这些国家不是没有脑的。没有脑的是不去研究,又要急着发表的人。

配合文风来马,本着沟通逻辑研究的基础上,我决定展开这次对话之旅的追击,把发生在这次的说话模式记载下来,看看到底我们是不是真的脑袋清醒,逻辑正确。这样拿来作为逻辑说话的教材,我想是头一次,也是很珍贵的一次。

考虑到下来的内容发表会带来不安,本人不得不把下来的文章设置密码。进入阅读者视为愿意对全文自我负责。

8月的追击很有种有种的,欢迎前来跟进留言交流!


One Comment on “酷儿逻辑学(一):思想野蛮4症状”

  1. VALEN说道:

    很开心看到关于同志的专题文章.
    虽然在中国的文化与文明程度还没有
    进一步的对此深入关注,
    但是,我相信,在世界这样一个大的融和整体里,
    我们有一天会看见光明与希望的.
    谢谢编著者,继续加油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