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精英大讲堂

辯論不單是活動,更是門學問(摘自:中国报 – 27/02/2008)
報導:陳艾琳         圖:劉金富/受訪者提供

黃執中、付欣和劉丞軒來自不同國家,是擁有不同背景的三個人。然而,在機緣巧合下,他們認識了彼此,而把他們緊緊聯繫在一起這么多年的,是在辯論裡找到共同的興趣與信念。

從學生到教練,從辯手到辯論教練,這是(左起)劉丞軒、黃執中、付欣三人相同的身分演變過程,他們一直以來的最愛是辯論。

喜歡參與或觀賞辯論活動的人,一定是因為出自于個性上對某些事情的熱愛。

許多人被辯論吸引的最初理由,是因為它有很高的競爭性。因此,對辯論很感興趣的人,也可說是對勝負感興趣,因為辯論本身就是一種文明的競爭。

從學生到教練,從辯手到辯論教練,這是黃執中、劉丞軒和付欣三人相同的身分演變過程。且讓我們聽聽這三位沉浸在辯論界數十年的教練,如何從一名辯手轉換成如今的身分,豐富經驗的他們如何看待自己和其他國家的辯論情況。

黃執中: 辯論靠腦不靠口

黃執中小檔案
‧台灣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研究所碩士生
‧現任台灣中國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
‧現任台灣中國國民黨中常委
‧2003年第六屆國際大專辯論賽亞軍兼最佳辯手
‧2005年第七屆國際大專辯論賽蟬聯最佳辯手
‧2002年第一屆海峽兩岸大學生辯論賽亞軍兼最佳辯手
‧2003年第二屆海峽兩岸大學生辯論賽冠軍兼蟬聯最佳辯手
‧2004年第三屆海峽兩岸大學生辯論賽亞軍兼兩度蟬聯最佳辯手

在台灣,辯論是一個校園活動,也是自發和一般的學生社團。參與的學生沒有更高的目的和理由,只是純粹有興趣。

黃執中表示,當辯論剛引進台灣時,是一種偏向于法庭式的辯論。這方式實事求是,無論是在找資料、證據、彼此盤問、簡證等方面,都成為辯手必須努力的基礎功夫。至于文詞的優美與否,在藝術上有沒有包裝等,在台灣很長一段時間內是不被重視的。

“所以有很多優秀的台灣辯手,在說話方面並不會比一般人來得更優秀,因為我們更重視腦袋裡的‘東西’。若有人問:學辯論的是不是一定口若懸河、口齒伶俐?那我們會覺得這是一種侮辱,因為我們是靠腦袋來辯論,而不是用嘴巴來辯論!”

黃執中(右三)首次參加國際大專華語辯論賽時,與同伴合照。

執中認為,辯論不是一種興趣或活動,而是一個現代公民在社會裡所需具備的基本能力。那就是說,你要勇于提出自己的主張,並為自己的主張辯護,說出自己的主張為什么要這樣。

台灣世新大學是亞洲國家唯一提供口傳系的大專。顧名思義,口傳系的課程涉及一些辯論,溝通和談判的內容。然而,遺憾的是這個科系在歐美較興盛,亞洲卻僅有傳播專業、口語正音專業等課程,而沒有與口傳相關的科系。

有一次,執中到美國參訪時,發現該國小學生上辯論時是有課本的,十多章的課程從最簡單的基本知識,帶領學生一步一步的走,中間還有精美插圖,說明一個小學生該如何接觸辯論,該如何對辯論產生興趣,教導他們什么叫舉證、推論、反駁等。他們從小就把辯論的基礎扎穩,這跟自己摸索學習和試驗的做法,是大相徑庭的。

“因此,我們一直相信,若有更多類似科系或更多科系往這方向發展的話,辯論可以不只是一個活動。其實,它本來就是一門活用的學問!”

劉丞軒: 摸索中找到自己

劉丞軒(馬來西亞)小檔案
‧澳洲USQ商業行政與管理研究所碩士生
‧馬華青年團政治演說館榮譽講師兼馬來西亞講師協會認証講師
‧前任大馬新聞資訊學院兼韓新傳播學院講師
‧現任《學樹策略顧問》首席培訓顧問
‧資深辯論教育者,曾任多所中學與大專辯論隊指導老師
‧2003年獲頒“馬來西亞6大杰出青年講師”榮耀
‧2004年獲《馬來西亞紀錄大全》鑒定為“最年輕兼獲獎最多講師”榮耀

劉丞軒表示,馬來西亞的辯論風氣一直是由華人社團推動的。在90年代時,不能忽略的幾個社團就有馬華、馬青政說館、青運口才圈等一些國際演講聯盟。

他說:“其實,大馬辯論從90年代開始到現在一直都很盛行,這是因為它們是口才團體所提倡的,訓練方面又是免費的,在工作閒暇時許多人會自願參加這類團體,因此間接導致這些團體越來越多,越來越興盛。”

另一方面,在大前提下也出現了一些催化劑,比如說在1997年到2000年時期,就有馬大學生代表到中國參加國際大專辯論賽,還贏了冠軍回來,那時對大馬來說是一個很震撼的消息。

雖然劉丞軒來不及以學生身分參與大馬華語辯論比賽,但現在的他卻努力推動這方面的發展。

在這催化下,大馬學生發現自己說話時雖然不是很字正腔圓的,但這本土味道和玩弄邏輯的方式,竟然是那么美妙。這種轉變讓大馬學生發現,自己原來也是可以這么棒的,可以做到的,所以紛紛在中學時期踏上這個舞台。

“大馬華語辯壇不是一朝一夕的,在背后有許多有心人的推動。我們把自己推到外面去,才發現原來有這么多的華裔同胞,對辯論那么有興趣,所以才可以塑造成今天的情況。”

在大馬推動辯論不是容易的事,必須靠自己自力更生,也要秉著一股熱忱去推廣。丞軒覺得用“奇蹟”來形容大馬辯論情況是最適合的,因為在很多時候它處于一個摸索階段,但到最后卻在摸索中找到自己。

他補充說:“當大馬學生對一樣東西很有興趣時,他會自動把它延伸成一種深入的熱忱。在他們踏出社會后就會變成一種事業。所以,在大馬的廣播界和主持界,都可以看到辯手的蹤影。”

付欣: 用華語辯論時事

付欣小檔案
‧新加坡國立大學工商管理研究所碩士生
‧現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南洋女子高中、南華小學辯論隊教練
‧2001年第五屆國際大專辯論賽季軍
‧2003年第六屆國際大專辯論賽季軍
‧2006年第一屆亞太大專辯論賽冠軍
‧2007年第二屆亞太大專辯論賽亞軍

對新加坡來說,辯論學大約開始于80年代。從那時到現在的新加坡,都是非常西化的,英文是主要語言。新加坡的辯論以國會式進行,這種方式讓參賽者有充分時間把價值觀闡明,所以它對事實的討論就不會抽絲剝繭的說清楚。

付欣認為,華語辯論活動的盛行和華語對新加坡人地位是有關的。

“在中國經濟崛起后,新加坡開始發現它在大中華區裡面的地位和中國越來越靠近了,所以講華語從小朋友,到藝人、政府官員方面成了一種提倡。因此,我們現在除了要以華文來保持身分的價值觀之外,也希望可以用華語來辯論時事。”

“所以,我們從國會式的辯論改成討論時事問題。因為在面對需要用華語來面對和解決的生活問題時,我們希望可以用華語來解決。”

無論是面對什么樣的題目和觀眾,付欣永遠是從容不迫,自信滿滿的。

新加坡是一個很實際的地方,要做一件事前,要先看它的收益是否大于它的付出。教小學生辯論的付欣,曾看過父母不願意讓孩子學華語辯論,而一旦政府推動學華語講華語后,他們卻主動希望讓孩子學習,因為他們看到這對孩子的未來是很有幫助的。

“由于從我國華文教育的停止到提倡,中間有一段空檔期;同時現代孩子的價值觀很西化,所以在這種民族認同都很有危機的情況下,要求他用這語言去進行一個高難度的活動是不容易的。”

無論如何,新加坡還有不少像付欣這種對辯論充滿熱情的人在推動,因此辯論水準在這幾年也有所提昇。

“加上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在中小學裡有來自台灣、中國,甚至是香港的移民,所以平時身邊同學也可以互相成為練習對象,在學習上加溫,讓學習速度變快。”

對答錄:大馬隊講求團隊精神

問:如何看待對方隊伍?

黃:
無法統一而論,只能說出自己所遇到和看到的。比如:我們所遇過的大馬隊伍攻擊性滿強悍的,他們跟台灣一樣,不是很重視詞語的修飾。可是,台灣隊走的是不一樣的方式,大馬用的是比較精準的攻擊方式,情緒施加壓力、強悍辯風,讓你在過程中被它壓下去。而台灣會用比較軟性的訴求,在情感上的認同,同理心的拉近。

另一方面,我們很少甚至是沒遇過新加坡隊伍,但經驗讓我們發現他們切入論點的方式很特殊,他們在論點上用比較特殊的切割,那是一種以邏輯去切割非邏輯的能力。

總而言之,在邏輯使用上,台灣和新加坡最接近,但用的方向不同;在使用語言上,台灣和大馬只有風格上的不同。

劉:台灣隊伍比較人性,你看不到華麗修詞,他們就好像是朋友在和你談天。

至于大馬隊伍的話,我覺得我們所欠缺的就是享受辯論過程。我比較注重幽默的辯論,但這很少在其他隊伍上看到,大馬隊是有的,但我們的幽默是計劃出來的,若是計劃出來的話,它就不是一個出自內涵的幽默。

希望大家可以享受辯論過程,就像和朋友談天一樣。當然策略還是要有的,但語言和風格上不需要有蓄意的計劃,因為辯論本來就是很人性的。

付:我所遇見的台灣學生講道理非常清楚,態度非常誠懇,和這樣的隊伍辯論時會比較舒服,也比較容易把問題討論到一個比較深的層次,而且比賽的節奏較慢,我們的心情和感受比較好。

但是,當遇到大馬隊伍時,就會很緊張,因為大馬的辯風凌厲,節奏又快,而且他們的團體配合團結很深,這是很明顯的。無論是隊裡任何一個辯手在任何時間說出的論點,基本上是可以互相呼應的,他們的默契非常純熟。所以,面對他們時你不是面對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的凌厲。所以,當你面對大馬隊伍的時候,你要克服語言和心靈上的問題。我從大馬辯論隊上看到的,是整個大馬華社的縮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