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上的光芒失色。

最近一直很关心《雪域上的光芒~文成公主》音乐剧的演后杂记,不管是来自报道、网络,还是外来评语,虽然自己没有参与这一次的制作,但是每一句看到的、听到的,总是那么的在乎。

在乎,是因为对这一群曾经为我生命中带来感动的老朋友念念不忘,以往的日子总是不时不经意的历历在目。这一次,很期待这一群比我还要执着于音乐剧制作的老朋友所带来的另一个、即将又要掀起本地音乐剧的浪潮。拥有《释迦牟尼佛传》与《天心月圆》的洗礼,带来的,应当是后浪推前浪式的强劲才对。中场休息前,很希望《文》可以在后半场有加把劲的惊喜与感动。压抑着的希望终于转成失望。真是有种!

在世界8大剧院的大马文化宫公演,看到的,与以往在体育馆自己建台的“科技”没什么两样。体育馆没有舞台变动的科技可言,但是文化宫有。耗资150万大马史上最大型的制作,《文》始终见不到过去曾到文化宫演出的国际之作(如Fame, Cats, Mamamia!, Chang & Eng与本地制作Puteri Gunung Ledang)的料子。一幕幕的剧情,欠缺连贯,像一块块散乱的拼图,看到演员,感觉不到故事。该幕演完了之后,下一幕剧情莫名其妙,必须查看剧情程序表方知道发生什么事。所以最后乃感觉不到文成公主的伟大,除了饰演文成公主的歌声。

wen1

导演还是喜欢那灯光一开一关换景的伎俩。这种情形,在我小学生表演话剧的时候用过。来到后半场更是严重。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赶场还是换场的局限所致,最后都是用大白布拉下,把多媒体图像投射在该大布的作法。一下子就演完了该幕,又把大布拉回,焦点回到大布后的舞台。这种技巧反反复复用了N次,奈人寻味。整个舞台,寂寞的显得可怜。这么大的舞台,除了舞蹈员出场时填满空间之外,其他的景幕都是小猫几只定定的站在台上演绎,歌唱中不带走动。壮观的背景设计,舞台却变得凄凉(如上图)。真的很有种!

音乐的编曲,恕我大胆直言,MIDI的音乐模式大事运用,没有现场乐队伴奏,让《文》的曲风显得呆板,完全突显不出其起承转合的剧情(其实剧情也没什么起承转合的)。音乐剧所体现的1300多年前唐朝文成公主,西行历经千难万险,来到雪域高原,与吐蕃王松赞干布和亲,开创了唐蕃交好的新时代气息,感觉总是蜻蜓点水,眼到心不到。真的很谢谢演员的嘹亮歌声(但演技不精湛)、舞蹈者的投入认真高水准演出与服装设计的用心,是《文》制作值得敬佩的元素。尤其是服装的设计,远远比之前的制作耀眼得体盛装的多(图如下)。

wen4

音乐剧尾端,文成公主献唱,如同开端一样。可是尾端的结尾实在突然,与前景有突然赶着结局之嫌。文成公主的知书达礼,不避艰险,远嫁吐蕃,为促进唐蕃间经济文化的交流,增进汉藏两族人民亲密、友好、合作的关系,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整个音乐剧对此文成公主的贡献描述,轻而淡写,草草了事,内容不顺畅,像一部欠缺剪接技巧的电影。整个音乐剧过于依赖多媒体画面(如下图),实在对不起国际剧院的高科技流动式舞台器材。

wen2

好久没有这样评论了。我看,应该是秉承着期待没变之故,否则我也懒得写它。毕竟对一些有感而发的事件,放在部落格的资料库,就像收录在小脑的记忆库一样,有时候历历在目,但是却不能磨灭,蛮残酷的。最后也唯只能付准前期议案,检讨过去,展望未来,好奠定大马在国际音乐剧舞台的肯定。

《文》面对空前最严峻的外界评语,似乎大家都很关心本地的音乐剧发展。愿来届的制作更上一层楼。

有种格言 》
虽然音乐剧可以融合各种音乐形式,但她决不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大拼盘、大杂烩,在这方面《悲惨世界》剧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音乐家周小燕教授

有种指数

___________
额外参阅:
1.《文》音乐剧观后感与评论交流
2.《文》图文报道


5条评论 on “雪域上的光芒失色。”

  1. Nishiki说道:

    原本想和朋友前去觀賞此劇,可是後來卻作罷,看來和此劇確實是無緣。

  2. hseoun说道:

    网上的评语:很多去观赏的朋友都觉得不值票价。你对此剧无缘不知道是福是祸。愿下次的制作更成熟。

  3. moon说道:

    各花入各眼呗
    网上的声音,在我所见是有好有坏。末场将近90%的出席率说明了一切。
    我并非专业,仅为追溯历史而来,带着震撼而归
    个人觉得,这表演将历史以一种简洁的方式完整重现
    至于文成的贡献:歌声说明一切
    呵呵,说到底,我非常喜欢这音乐剧,至今耿耿于怀,只看了两场

  4. hseoun说道:

    老兄,恕我直言,你一定没看过真正的音乐剧。我当然不会以其作为国际水准媲美,但总不能连起码的要求也没有。其实也难怪的,本地看到的音乐剧确实少得可怜,更不用说在大马上演的外国制作了。

    我在这里看到大马观众对音乐剧要求的“标准错觉”。这种错觉建立在一个没有交锋、没有比较的环境基础上。这样一个音乐剧就奠定了本地观众对马来西亚音乐剧的制作水平,我只能说我们看得实在太少了。

    为追溯历史而来,带着震撼而归的音乐剧,外面的例子多得是。不说远的,就说本地百分百制作Puteri Gunung Ledang就好了,唱功虽不比《文》好,但舞台与灯光设计的流动,可以与以往在文化宫公演的外国制作,如:Fame, Cats, Mamamia!等的高水准接近。你会惊讶原来我们文化宫的国际水准科技可以带给我们视觉与听觉上还要更震撼的效果,而不是像中学话剧般那一暗一亮的换景模式!

    《文》导演曾经在国外的高水准制作为幕后工作,《文》音乐编曲又是新世纪佛曲“创作天女”,我想大家可能面对时间的考验、不敢冒险动用高科技舞台设施与经验之故,否则绝对不会搭上比之前制作还要逊色的列车。

    出席率并不能证明专业或其可观性。本地罕有的中文制作,尤其大型音乐剧,身为华社或大马艺术的一份子,甚至谁都好,应当支持没错。我也抱着支持的态度去捧场了,这又代表了专业的什么?如果你说最后一场有90%的出席率,这更不用说了。很多人抱着“最后一场是精神压轴的最好戏”的心态去捧场,一般的音乐剧末场有高出席率的情况不稀奇。要是深受好评的音乐剧,最后一场老早就把票扫清光了!

    文成的贡献,取自于编剧的连贯与创意,不是歌声的演绎。如果要歌声说明一切,倒不如什么都不用演,像Les Misérables(悲惨世界)或Mr. Producer那样做musical concert就好了。歌声与音乐本来就是音乐剧的灵魂,音乐剧剧情的内容是编剧的功力,我们怎可以用歌声来概括编剧(文成的贡献)的元素呢?

    我明白再好的音乐剧都有人不喜欢,再不好的音乐剧也有人觉得它很棒。但是它毕竟存有普世客观的标准。一个东西美或不美,除了个人爱好、各花入各眼之外,它毕竟逃不过众人的眼光;到底是一致的认为它美,或不美,都有一个定夺。这个音乐剧明显的去到另一端。这个音乐剧的好坏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品赏艺术的标准,就这样奠定了一个假象,而这个假象是因为我们孤陋寡闻,看得不够多。或许,知道更多有时候是一件苦差吧!

    一场好的音乐剧,除了付出的认真与精神,歌声与服装方面,要做的还要更多。我们何其不会为任何一出音乐剧背后制作的辛酸感到钦佩?但是外面还有很多买票捧场的朋友,制作群需要为这些观众负责!

    要提高我们的艺术鉴赏,多多的支持我们的本地艺术制作吧!

  5. sarita说道:

    給親愛的劉老師:
    Happy Birthday for you!
    生日快樂~~~
    又ㄧ年了,2008年的你ㄧ定比2007年還要進步與成長,來台灣補請你生日!!!

    PS:我的巫毒娃娃啦~~~~嗚嗚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