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阙爱芳!

今天报纸那几个大字:“aiFM电台前主播,阙爱芳车祸死。”我看了不禁愣了一下,眼眶含泪;实在太难以令人接受了。没想到她两个月前来向我咨询塔罗,那尽然是我们见面的最后一次。

到了富贵纪念馆,走到摆在丧堂正中的遗像,真的不得不接受爱芳告别人间的事实。

爱芳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