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革命。

今天逛街之际迎面来了一辆不断鸣笛的救护车停在我后面。我往后一看,原来一位华裔小学生跌倒了。那是我刚路过看到毫不起眼的闲事:他没有流血,毫无伤势,两位洋人老师在旁安抚着小生。救护车正是为了这小孩而来的!有种!

身在国外,真的不得不赞扬这里的人格修养与社会建设的素质。才轻微跌倒须动用救护车如此小题大做吗?我回去把所见告知了朋友,当然也表态了这件事 情的小题大做,谁料他却口如发炮的说:可能那小孩骨骼跌断了呢?还是内伤了呢?或是细菌感染了呢?轻微的跌倒也会很严重!你看,说错话找死了!

这里的人对生命的尊重可不是草草了事。一个国家或得以尊重,看它的人民涵养就行了。我们说修身方齐家、治国则平天下。这句话说穿了,达致和谐社会,不外就是每个人都必要尊重他人与自身的生命价值,我称之为“修身革命”。

听了朋友的话,确实让我的小题大做论增添了(少许)内疚感。在大马,你也休想有这样贴心的救护车服务了!

我曾目睹一宗发生在吉隆坡的严重车祸。司机因受到猛烈巨撞而冲出车镜飞了出来。众车停下,数人围观,伤者还喘着一口气,围观人不知所措,救护车就是苦等了近一小时才抵达现场!救护人员的动作似乎不处于紧急状态之中。这样的救人态度,视生命如粪土!结果呢,伤者就这样上了黄泉路,匆匆地被救护人员“打包”进车厢,留下了路上的斑斑血迹。周围的人向救护人员抛於冷眼;有者更是大骂救护人员草菅人命,不尊重他人生命!

如此不尊重生命的运作,岂配救人?所以,当一个人没有“修身革命”的思想,污染了自身的专业之余,也糟蹋了国家医学体制的尊严,两者同样不得以尊重。一个懂得领悟生命可贵的救护人员,就如所述急救跌倒小孩的个案一样,绝对不会对任何的损伤掉以轻心。尊重他人是顺利开展工作、建立良好的社交关系的基石。建设自己、家庭与国家的价值,正需要如此心态!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平天下对你而言或是个梦想,但个体的力量发动绝对能打压空谈!“世界和平”难,但“修身革命”不难。只要每个人立心往别人的优点多看、多赞、多鼓励,那你就能感染他人,让他人为其优点增值,他亦同时会看到你的价值。“修身革命”就这样启动!

国民上下幸福之时,即是每个人充分体现人本价值之时!现在开始,多看他人的价值,尊重他人。或许有一天,我们也能从他人身上找到另一份价值呢!

人的内心里都渴望得到他人的尊重,但只有尊重他人才能赢得他人的尊重!

Advertisements

快乐~现在就可以!

问:大師,所謂的正能量⋯⋯還不是需要負能量的襯托下才得以顯現。少了負能量,所謂的正能量有否都已不重要。

答:就潜意识心理学而言,正能量与负能量是相对的,也就是说,正能量归正能量,负能量归负能量,根本不需要对方的衬托才得以显现出来。举个例子:快乐与悲伤并不 需要对方的“衬托”才“显现”出来,你快乐的时候并不不会觉得悲伤,悲伤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快乐,因为人类不可能悲伤的时候觉得快乐,快乐的时候觉得悲伤, 此为精神错乱也!有种!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衬托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的衬托是指“相互依赖”关系的话,那正能量与负能量相互依赖而存 在的说法根本不可能成立了,原因是:正能量与负能量是相对的,也就是说它们并没有相互依赖的关系。所以,你的快乐并不需要依赖悲伤,你的悲伤也不依赖快 乐~你根本不需要为了得到快乐而刻意让自己悲伤,你更不需要为了欲了解快乐而让自己体验悲伤,对不?而相反亦是如此。

以上所述,也进一步的解答你下一个问题了:少了负能量,所谓的正能量有否都已不重要。这说法我赞同,因为正负本是相对,所以少了负能量,或有没有负能量,对正能量而言根本毫无关系。因为正能量不会因为负能量少了而让正能量更为强盛。就好比说,你伤心少了一点,也不代表你更加快乐啊!所以少了负能量,与正能量的 存在与否有什么关系?

说的直接一些,正能量不会因为没有了负能量也随之消失。少了负能量,正能量就不存在了,不重要了吗?即使有没有负能量,正能量还是存在着。这也再次说明了它们之间并不需要相互衬托才得以显现。

所以我们必须肯定正能量的存在,不管负能量有多么的强。这是人类快乐的必修课。忧郁症的人,就是因为把自己困在高度的负能量中,又同时否定了正能量的存在与潜能,所以才把自己逼入了死角。

你现在就可以快乐起来,即使你现在活在痛苦之中!

那为什么还是有人说,你要快乐,就要知道悲伤是什么呢?这是佛学所言。在佛学的角度,你要了解什么是快乐,那就要理清痛苦是什么。但佛学并没有所谓正负能量 一定要衬托才能让对方存在的说法。佛学只是叫我们要理清痛苦是什么,快乐是什么,因为我们是凡夫,所以人生一定有天界的快乐,地狱界的悲伤。这种看似“互相衬托”的说法,主要是要让我们认清快乐与痛苦乃是一线之差的事实。就比如说:你要快乐,现在就可以快乐起来,即使你现在活在痛苦之中!所以痛苦乃是人生常事,只要我们认清痛苦乃是源自于人类的根源,那我们就可以得到解脱,展开行动改变痛苦,那我们就活得很快乐!

再者,有人认为,有痛苦方知道快乐是什么,这是“认知”的问题,不是“衬托”的问题。有人认为正能量要有负能量的衬托才能显现出来,那是因为当事人可能当下面对太多的痛苦与问题,被负能量“衬托”着,让他要快乐也“快乐不起来”!其实要快乐,就往快乐的银行多放一些储蓄就行了。一天一点快乐,那你就很快乐,还管它什 么负能量呢?

如果正能量要负能量的衬托才能显现出来,那正能量还算是正能量吗?打个比方,用悲伤衬托出来的快乐,那还叫做真正的快乐吗?所以难怪有人说,我快乐不起来,或我很难快乐,因为他们被负能量“缠着”,被痛苦围绕着,钻牛角尖,根本不往快乐靠一靠。这样的人生如何快乐呢?有种!

所以,你现在就可以快乐起来,不管你有多悲伤。快乐也要过日子,悲伤也要过日子,你不需要痛苦的衬托而换取快乐!

_______________
有种指数


ON 988策略,够绝!

新电台出现的台呼与口号很“霸道”。OneFM势必要你成为他的唯一。一个大胆抢先的定位:你就是我的No. 1,口号直截了当,定位鲜明,符合年轻人的坦率兼直接气息,不会转弯抹角,丝毫有不放过任何听众之嫌。

988的“给你知道多一点”策略也成功持续维持了该为娱乐兼资讯并重的电台。这口号很适合用于各种个案,随便在这句“给你知道XXX多一点”就能百变的用在每个个案,“绝”的来也让日后的宣传策略推动的毫不费功夫,视为一个有效的长远口碑策略。

以今时今日988的地位与市场定位,与其他友台根本是不同观众群 (Target Audience) 的较量,注入鲜明的听众群是电台成功的第一关键。988前为丽的呼声以丽的电台注入大马广播业,首度打破本地先例,以粤语与华语开台已很轰动。创意节目,稳重的DJ阵容,再加上家喻户晓的广播剧,早已让它成为马来西亚的No. 1了!但是对于新电台的诞生与其他友台的存在,988亦不手软,从不轻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988 DJ过挡OneFM担大旗的缘故,988的最新广宣策略ON 988来势汹汹,非要充着其他台的品牌策略“对抗”不可。

看看以下的logo,你就从中轻易的发现988怎样充着OneFM,甚至也充着MyFM与aiFM而来:
logo-aifm New-MY-FM-logo_400 onefm

注意这三台的logo特征,再看看这个988的:

advertisment

有没有发现到这个ON988的宣传logo统统都包含了其他友台的logo特征?

更凶的是,他要你什么都不爱 (I love none),只要你ON 988!988这三个数字明显设计的大,而且还将 I love none字眼注入了隐喻着三台logo特征的元素,想出了一句 I love none but ON 988 的 tagline 势要扭转听众意识上的选择。这也就顺其解释了整个策略的背后乾坤了。

988发挥“创意”之余亦不忘见招拆招。这样的策略真的很有种!!!绝!

____________
有种指数
ohmygodohmygodohmygodohmygodohmygod


酷儿逻辑学(三):爱、性爱与爱做性爱

maturesmall爱、性爱与“爱做性爱”常常被混淆。也因为这样所以造就了很多逻辑谬误。

爱是一种情操的表现,性爱是一种性行为,“爱做性爱”是一种性活动。三者不能混为一谈。其实这样解释大家似乎都毫无异议,但是套在某一种课题上,没有经过逻辑分析,确实很难分出其别。

逻辑发言,就是逻辑形式上正确发言与内容上符合事实发言的结合体。但是很多人却喜欢套用“凡A有B,B有C,所以A = C”的说话形式,虽然逻辑形式上正确,但不符合事实正确发言,也不能称之为“逻辑性发言”;所以我们看到有心人玩弄起这个“三段论”的逻辑游戏来了。

于是我们听到有人说:“因为爱有性爱,性爱有性趣,那所有爱人都是好做爱的。” 这一种表面看上去似乎很正确(因为符合逻辑形式),但是内容脱离事实,所以“提供了机会”让有心人挑起了这种“跳跃式逻辑”的游戏。他们正利用了“三段理论”的挂钩关系,把前者等同后者的形式,企图划为生活事实,这是众人第一眼所不容易找出的漏洞。

看看以下逻辑架构:

凡A有B,
B有C,
所以A = C

在内容上,A本来就不等于C;再者,因为当中有B,而另A变成了C更加莫名其妙了。所以即使逻辑形式上正确,内容曲折,也不能归纳为“正确发言”。

有人说:因为同志有性爱,性爱有肛交,则同志等同于好肛交的人;这句话把它汇相同的逻辑形式,到底是不是正确发言,大可一目了然了。

凡同志都有性爱,(凡A是B)
凡性爱都有肛交,(凡B是C)
所以同志好肛交。(所以A是C)

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凡A是B,凡B是C,所以A就是C的逻辑形式,但是内容事实存有混淆所以整个言论不能作准。再者,我的酷儿逻辑学(二)有谈到,在这每一段的前提,即“凡A是B”与“凡B是C”的成立也是不必然的,所以“结论C”必定受到质疑,提出这个结论的人就要有心理准备被推翻了。看看以下:

凡同志都有性爱,(凡A是B)     —>  必然吗?又,非同志没有性爱吗?
凡性爱都有肛交,(凡B是C)      —>  必然吗?又,肛交属于性爱吗?
所以同志好肛交。(所以A是C) —>  必然吗?你怎知道?:P

前提不必然,为什么结论的成立是肯定的?为什么还是有人利用这点胡说八道?“三段论”的逻辑把戏,你看到了吧?

总括来说,逻辑性发言就是逻辑形式上与内容事实上正确发言,所以不管秉承着逻辑形式还是事实上,“同性性行为”与“同性恋”本应分开两概念谈。

欧阳文风的解释就建立在相关的逻辑与内容上:“有人在某一空间(如监狱)因沒有異性的性安撫,而从事同性性活动,不等於就是同志。同性恋不只是性需求,亦是一种对同性心灵与情感的需要。性行為是可以改变的,但性取向可以被改变,似乎没有此说法。所以有人指出,有宗教团体畅谈改造同志,也不过是令同志压抑自己的行为,而非改造其性取向。” 这一些解释并不是一个人玩弄知识或狡辩。他只是在逻辑形式上与内容事实上正确发言罢了。

重点:“逻辑性发言”与“逻辑形式正确”并非完全一致。合逻辑发言,意味着现实生活中的逻辑性发言。不符合事实,即使逻辑形式正确,也不能说是合逻辑发言。所以我们要掌握逻辑学,以免掉入“撇开事实,只玩弄逻辑形式”的说话归谬。


酷儿逻辑学(二):欧阳文风鼓吹肛交之爽?

maturesmall欧阳文风还没有回马(注意:不是来马,他本来就是马来西亚人)交流,在自由媒体论坛已经看到极不文雅、口不留情且没有逻辑可言的对话。

排除与情绪有关的活说,有种的且看这些网友怎么说:

网友1:插肛人可以来(来马搞讲座),为何璩美风当年不能来?两者差别在那里?
网友2:同性恋违反常规的插肛性行为,大马是合法的吗?欧阳文风为何鼓吹?
网友3:欧阳文风的讲题:“同”言无忌~一名男同性恋的告白,下次会不会有一名强奸犯的告白、一名偷窥狂的告白、一名恋童症的告白。。。?
网友4:一名男同性恋告白什么?插肛之爽吗?

这些回应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即他们都有了一个共同的隐藏前提,而且他们都认为这个隐藏前提是百分正确的,因而以为推论也正确,所以最后拼命往自以为是的结论里抛。

重点是:为什么有人企图把当事人等同于“插肛的人”?同性恋等同于“违反常规”?这些推论必然吗?如果不必然,则整个说话架构也必不然。这就是讲话只讲结论,没有包含正确前提的典型谬例。

不能只讲结论,一定要包含必然前提,是发言的首要原则。我们都是有脑的人,当然不会允许站不住脚的结论无限量扩大而继续“妖言惑众”。这是最基础的逻辑。即使不懂逻辑,稍微有质疑精神的人都会对这些莫名其妙的前提与结论感到怀疑。

说话的逻辑何不简单。如果相关的对话逻辑没有告诉我们A,但是B却莫名其妙的成立了,世人一定冲着结论展开很多疑问。不必然的前提,能成立必然的结论吗?但是,偏偏,有心人却让它莫名其妙的成立了。

有鉴于此,为了求证,相关的驳论出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好肛交?”、“不是同志不能探讨这类课题吗?”、“什么叫做常规?常规哪里来?”。

或者比较不留情的则会问:

“你被我x过吗?不然怎知我插肛?”
“当政府在探讨同性恋应不应合法化,是不是整个政府都是同志才能探讨?”
“违反常规就是不合法,那口交呢?口交合法吗?违反常规不是吗?”
“肛交只是同性恋者的事吗?”
“男女性行为最合法了,探讨性行为教育是不是鼓吹性泛滥?”

这以上的一系列挑战前提与结论的问题都是有道理的。倘若回应者论证不到其必然性,那就意味着这些推论本来就推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样便与诬赖、无理取闹没有分别,也就是逻辑学所说的”不合乎逻辑发言”。

逻辑是说话的圣经。所以当事人必须对课题深入研究、胸有成竹,方能“应付得当”。相同的,对方也应该做好功课。但是有人却因为经不起逻辑这一关,正当论证不到的时候还硬着脸皮,说什么对方有备而来、对手的口才太强等。其实,有备而来有错吗?说口才强不如说逻辑架构上与内容事实上已正确发言;难道不准备、不研究、不思考而乱吠,推论就出来了吗?逻辑人绝不干这种丢脸的事。

就例如当我们说:“我要吃东西”,那隐藏的前提是什么?最基本的理由前提就是~“我饿了”。但是就是还有很多人以为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因而推论了很多自以为是的结论,如:“你可能不饿”、“你装饿”、“你饱了还要吃”等,所以谬误连篇的问题出现了:

1. 你不饿,你为什么来?
2. 你不饿都可以来,为什么乞丐不能来?两者差别在那里?
3. 我不喜欢你不饿也来讨吃,这是合理的吗?为什么你鼓吹乞丐文化?
4. 一个乞丐告白什么?讨吃的快活吗?

重点是:你怎么知道我不饿?乞丐非要等同于“饿而讨吃的人”不行吗?如果不确定,为什么还“以此类推”?这就是自以为是的结论的例子。从以上的逻辑看来~“你不饿”的结论是谁推论出来的?这段逻辑有告诉我们这点吗?所以,“自以为是”的逻辑不能成立,这是自创逻辑,也可以说是特套逻辑。

隐藏前提不正确,不代表我们可以把胡乱的猜测变成结论,这有偷天换日之嫌。这种也就是俗说的:搬弄是非人的表现。

看到了吗?同样的逻辑形式,却可以让有心人推论且成立了各种不同的结论。你听到说:“有人来分享同志课题,鼓吹插肛之爽!” 。看了本文,你还认为此结论正确吗?

你觉得有人说话狗屁不通。曾几何时,我们也这么不知不觉的认同了这些狗屁不通的话说呢?

重点:不能只讲结论,一定要包含必然前提,是逻辑发言的首要原则。


酷儿逻辑学(一):思想野蛮4症状

欧阳文风8月来到新马两地进行讲座交流,期待的人无形是个喜讯,不欢迎他的人以臭骂回对,现在更去到了不客气的沟通地步,不逻辑的理论更是鸡犬不宁的口沫横飞。

文风是一位对同志课题甚有研究的社会学思维家,有人用“插肛的人来了”的字眼称呼他的到来,本人认为真的很没有教养。

这显然告诉我们,针对同志课题,世人还是首先以什么“插肛不插肛”的狗眼看待这课题,这是思想迈向野蛮的第一症状。当一对男女在一起,我们首先是不会以“插不插哪里”作为联想,但是男男在一起就偏要以这种“插肛判断”作为前提,不管站在什么角度都似乎有欠公平。严格说来这些人根本分不清楚~爱、性爱与“爱做性爱”的不同概念。我建议先把这个念头抛开来对待这篇文章。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

第二,我认为大家都在进行着学术交流。先看沟通与逻辑层次,再看你的个人判断。如果你先用个人判断来进行沟通,那就是你站在“只有你”的角度发言,这样与野蛮没有差别,是思想野蛮的第二症状。当然,如果这个时候你怀疑我为什么会极力为同志说话,而把我等同于同志的话,这个是思想野蛮的第三症状。探讨娼妓的人不代表你就是妓女。不要告诉我这一切症状,你全都中了。

从同志课题看逻辑说话是最多实例的,因为围绕在社会价值与判断的命题上,例如:安乐死、娼妓、死刑、堕胎等课题,人类的思维往往建立在心中的一把尺,这把尺多长多短,各个不一,所以当争论开始,很多犹真似假的对话随手可得。以逻辑学来判断一个课题延伸出来的声音到底野不野蛮,是最直接的论证。这个又与合法不合法无关。如果你那么有兴趣以合法不合法来断定事情的对错,那更愚昧了,这是思想野蛮的第四症状。不要忘记娼妓、堕胎、安乐死等在很多国家也合法了,这些国家不是没有脑的。没有脑的是不去研究,又要急着发表的人。

配合文风来马,本着沟通逻辑研究的基础上,我决定展开这次对话之旅的追击,把发生在这次的说话模式记载下来,看看到底我们是不是真的脑袋清醒,逻辑正确。这样拿来作为逻辑说话的教材,我想是头一次,也是很珍贵的一次。

考虑到下来的内容发表会带来不安,本人不得不把下来的文章设置密码。进入阅读者视为愿意对全文自我负责。

8月的追击很有种有种的,欢迎前来跟进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