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上的光芒失色。

最近一直很关心《雪域上的光芒~文成公主》音乐剧的演后杂记,不管是来自报道、网络,还是外来评语,虽然自己没有参与这一次的制作,但是每一句看到的、听到的,总是那么的在乎。

在乎,是因为对这一群曾经为我生命中带来感动的老朋友念念不忘,以往的日子总是不时不经意的历历在目。这一次,很期待这一群比我还要执着于音乐剧制作的老朋友所带来的另一个、即将又要掀起本地音乐剧的浪潮。拥有《释迦牟尼佛传》与《天心月圆》的洗礼,带来的,应当是后浪推前浪式的强劲才对。中场休息前,很希望《文》可以在后半场有加把劲的惊喜与感动。压抑着的希望终于转成失望。真是有种!

在世界8大剧院的大马文化宫公演,看到的,与以往在体育馆自己建台的“科技”没什么两样。体育馆没有舞台变动的科技可言,但是文化宫有。耗资150万大马史上最大型的制作,《文》始终见不到过去曾到文化宫演出的国际之作(如Fame, Cats, Mamamia!, Chang & Eng与本地制作Puteri Gunung Ledang)的料子。一幕幕的剧情,欠缺连贯,像一块块散乱的拼图,看到演员,感觉不到故事。该幕演完了之后,下一幕剧情莫名其妙,必须查看剧情程序表方知道发生什么事。所以最后乃感觉不到文成公主的伟大,除了饰演文成公主的歌声。

wen1

导演还是喜欢那灯光一开一关换景的伎俩。这种情形,在我小学生表演话剧的时候用过。来到后半场更是严重。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赶场还是换场的局限所致,最后都是用大白布拉下,把多媒体图像投射在该大布的作法。一下子就演完了该幕,又把大布拉回,焦点回到大布后的舞台。这种技巧反反复复用了N次,奈人寻味。整个舞台,寂寞的显得可怜。这么大的舞台,除了舞蹈员出场时填满空间之外,其他的景幕都是小猫几只定定的站在台上演绎,歌唱中不带走动。壮观的背景设计,舞台却变得凄凉(如上图)。真的很有种!

音乐的编曲,恕我大胆直言,MIDI的音乐模式大事运用,没有现场乐队伴奏,让《文》的曲风显得呆板,完全突显不出其起承转合的剧情(其实剧情也没什么起承转合的)。音乐剧所体现的1300多年前唐朝文成公主,西行历经千难万险,来到雪域高原,与吐蕃王松赞干布和亲,开创了唐蕃交好的新时代气息,感觉总是蜻蜓点水,眼到心不到。真的很谢谢演员的嘹亮歌声(但演技不精湛)、舞蹈者的投入认真高水准演出与服装设计的用心,是《文》制作值得敬佩的元素。尤其是服装的设计,远远比之前的制作耀眼得体盛装的多(图如下)。

wen4

音乐剧尾端,文成公主献唱,如同开端一样。可是尾端的结尾实在突然,与前景有突然赶着结局之嫌。文成公主的知书达礼,不避艰险,远嫁吐蕃,为促进唐蕃间经济文化的交流,增进汉藏两族人民亲密、友好、合作的关系,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整个音乐剧对此文成公主的贡献描述,轻而淡写,草草了事,内容不顺畅,像一部欠缺剪接技巧的电影。整个音乐剧过于依赖多媒体画面(如下图),实在对不起国际剧院的高科技流动式舞台器材。

wen2

好久没有这样评论了。我看,应该是秉承着期待没变之故,否则我也懒得写它。毕竟对一些有感而发的事件,放在部落格的资料库,就像收录在小脑的记忆库一样,有时候历历在目,但是却不能磨灭,蛮残酷的。最后也唯只能付准前期议案,检讨过去,展望未来,好奠定大马在国际音乐剧舞台的肯定。

《文》面对空前最严峻的外界评语,似乎大家都很关心本地的音乐剧发展。愿来届的制作更上一层楼。

有种格言 》
虽然音乐剧可以融合各种音乐形式,但她决不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大拼盘、大杂烩,在这方面《悲惨世界》剧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音乐家周小燕教授

有种指数

___________
额外参阅:
1.《文》音乐剧观后感与评论交流
2.《文》图文报道


自奖自爽~2007大马中文部落格祭观后感

很多第一次搞颁奖礼搞垮了,一定以没有经验为由。我看到的2007大马中文部落格祭的呈现,反而是缺乏策划与彩排之作,精彩不精彩暂时不谈。说的透彻一些,兴起要搞颁奖礼的头脑,脑海该有一些概念才是。只能说:这是一场有概念没意念的搞作。

念头出来的,就一定有搞作成功的意念。先不谈什么颁奖的透明度,因为在一个还没有获得大众认同的初生之犊颁奖礼,获奖的标准应该不会有人质疑;况且大家只是抱着自己为博客的身份参与颁奖礼聚会,开心自爽就好。但是high到连颁奖礼的mood都feel不到,肯定不是开心自爽所要付出的代价。

我还带了一个一星期前的才成为博客的朋友,也带着平常心去赴一场颁奖礼。到了颁奖礼的一半,我的朋友不经意用广东话面向我说:“依个么嘢颁奖来噶?有无求其D啊?好似细蚊仔玩泥沙咁!” 我想他的平常心不见了。

bloggercon01.jpg其实也难怪的,没有期待可能本就是大家的心情,可是把连最基本的平常心都可以让我们陷入谷底,我看的确应该检讨:

1. 颁奖礼的荧幕上应该附上提名部落的url与屏幕展示获奖部落的网页,我想大家都想看看这些提名与获奖的部落格。

2. 主席与筹委可以穿的盛装一点吗?还有,八卦标志的衣服没想象中好玩。获奖者的服装比筹委更尊重场面。

3. 为什么主席等筹委都整晚在舞台走来走去?颁奖礼的走位不应该任意的上下台。给来宾们、赞助商们一些出场与离场的规律感好吗?

4. 筹委会不要表演娱兴节目好吗?如果颁奖礼有士气的话,我想找嘉宾艺人友谊演出应该不是问题。

5. 可以安排工作人员协调一下吗?你们的场地安排连观众中途早退都要穿过舞台前面离场,整个场面好像的pasar malam这样!

6. 筹委会成员,不要老是叫那两个人代表领奖好吗?连司仪都说这些代表领奖的面目很熟悉,这种感觉好像举办当局自奖自爽似的。头痛!

7. 给入围者一些荣誉感好吗?VIP、观众席与入围者席到底是分开还是没有?

8. 可以准备一个讲台让获奖者致词吗?

bloggercon02.jpg当然,一些地方还是可取的,就例如主席的序幕带场,叫大家公开部落的相互交流不错,但是掀开序幕后就不要那么频频出场了。肚皮舞不错,但是好像与颁奖礼没有关系。两位主持人的幽默从容不错,不温不火,我想他们也应当这样了。灯光不错,那里是剧场,所以灯光音响不成问题。

最后要给予高度评价的,是海报;海报设计把赛会的富丽堂皇成功掀起,但是实际上要叫海报沉重了!有种

一场用心的草创,但是不操心的策划。嗯。。。我想应该“又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吧?!博客聚与颁奖礼的分别,到底我们捉到了吗?


忘了断背山

maximo.jpg

今天在新加坡看了一部菲律宾2005年的作品,宣传低调,以为无人知晓,不料却场场爆满。后来才发现其大海报印有国际影评既然以“你可以忘了断背山”的论调来形容这部作品,果然有种!我看这又是另一部大马人没有眼福的作品了。

亚洲电影最近纷纷在国际影坛发光发热,就以我国的SEPET、GUBRA、MUKHSIN也跨国获奖深受好评。真的不得不说亚洲的文化绽放已远远比西方还要丰富的多。亚洲人现在正打造着“豁出去”的声音令牌,尤其东南亚作品充分的刺激了映画艺术的题材。就这部名为The Blossoming of Maximo Oliveros“蜜诗成熟时”(又名花样少年、马希莫欧立卫洛的盛放)的作品,真的叫人笑中带泪。

撇开同志课题不谈,一个生长在窃贼家庭的十二岁男孩马希莫爱上正气凛然的警察先生,探索在脏乱不堪,蛇鼠横行的马尼拉贫民区中的人性,对比这份少年初恋的纯真,已经把爱情这个东西形容的很彻底了。爱,再次在菲律宾导演索里托的首部剧情长片中,就与YASMIN镜头低下所诠释的爱情观那样,本来就是纯纯的。是看的人心机太重。

经已两年的作品,虽然不比当年大马SEPET在新洲的魅力,但总算给国际影迷交出了充满诚意的第一次。当初的SEPET,在大马国家电检局的手术室挨了7刀,但是在新洲却完整上映,真的不知道我们的脑袋想什么的。好的戏,究竟让国家尺度的刀扎挡得了多少的艺术盛放?有种的话,忘了断背山坦然地去赴一场生活声色影画的思潮!这难道只是西方人才懂得的道理?为什么偏要等到别人颁奖给我们后方知道它的可贵?答案还是留给大家去看吧!